当前位置 首页 纪录片 《在越南最后的日子》

在越南最后的日子4.0

类型:纪录片 记录  美国  2014 

主演:理查德·尼克松 亨利·基辛格 Stuart Herrington Ju 

导演:罗瑞·肯尼迪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剧情简介

《在越南最后的日子》 - 在越南最后的日子观看上映。故事讲述了越南战争的最后几天,北越军队节节胜利南越军队则面临崩溃,美国方面的只能面对这样的道德困境——到底是服从白宫的命令只带美国公民撤离,还是冒着被指控叛国罪的风险尽可能多的保留南越盟友的故事。在越南战争的最后几天,北越军队节节胜利南越军队则面临崩溃,共产主义的胜利不可避免,美国方面的外交和军事人员接到指示准备撤退,然而他们也意识到,当他们离开后曾帮助并投靠他们的南越盟友将面临生命的威胁。此时他们只能面对这样的道德困境——到底是服从白宫的命令只带美国公民撤离,还是冒着被指控叛国罪的风险尽可能多的保留南越盟友。

《在越南最后的日子》好看吗?

《在越南最后的日子》2014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提名作品,讲述在越战中南越政权土崩瓦解的最后几天里,美军撤侨和尽可能多撤离南越盟友的故事。从纪录片的拍摄技巧来看,电影做的很不错,尽管导演是和这场战争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肯尼迪家族成员,电影没有使用主观评判的旁白,观众看到的是大厦将倾的慌乱时刻珍贵影像和照片,听到的是亲历者娓娓道来的回忆和感受。纪录片对于历史还原的优势在于,观众看到的都是真实画面,可以让观众强烈的感受到曾经发生的事件。可是任何一部纪录片从本质上来说仍然是导演的作品,导演在影片的创作过程中有着绝对的主导权,导演决定让观众看到什么,从那一个视角去看。而这就决定了观众的判断在所难免的受到导演的影响。



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名单

有历史依据的,例如731部队731部队,全称 满洲第731部队.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 (右图)731部队在进行尸体处理[编辑本段]1.简介 731部队是在抗日战争(1937-1945)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731部队伪装成一个水净化部队。731部队把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的平房区,这一区域当时是傀儡政权满洲国的一部分。一些研究者认为超过10,000名中国人,朝鲜人,以及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 但是对于数量的多少还存在争议。 日本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是日本军国主义准备细菌战的特种部队,在战略上占有重要地位。日本军人所谓的"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在某种意义上正说明了这一点。就其规模来说,实属世界上最大的细菌工厂。就其地位来说,它归属日本陆军省、日军参谋本部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双重领导。人事配备是很强的。拥有从事细菌战研究工作人员二千六百余人,其中将级军官五名,校级军官三十余名,尉级军官三百余名。从一九三六年到一九四二年七月由石井四郎中将为部队长,一九四二年八月到一九四五年二月北野政次少将接任部队长,一九四五年三月到同年八月石井四郎又重任部队长。它的直属各个部以及各个支队都配备佐级军官负责,对一些重要部门都配备了少将级军官负责。第七三一部队分为八个部和四个支队: 第一部(细菌研究),菊地少将为部长。下属有专门从事鼠疫研究的"高桥班",从事研究的"笠原班",从事细菌媒介--昆虫研究的"田中班",从事冻伤研究的"吉村班",从事赤痢研究的"江岛班",从事脾脱疽研究的"太田班",从事霍乱研究的"凑班",从事病理研究的"岗本班"和"石川班",从事血清研究的"内海班",从事药理研究的"草味班",从事立克次氏体(包括跳蚤)研究的"野口班"。 第二部(细菌试验),由太田大佐兼任部长。这个部下设一个分部,专门培育和繁殖供散布鼠疫菌用的寄生虫。下属一个航空班和在安达东三十五里的鞠家窑的特别试验场。这个部的主要任务是除了用人作细菌试验之外,还通过"八木泽班"对植物进行病毒研究和试验。 第三部(细菌武器制造),由江口中佐任部长。这个部下属两个工厂,一个是滤水器制造厂,这是为掩人耳目而设的。另一个是在杨马架子的瓷弹壳制造厂,专门生产"石井式"细菌炸弹等细菌武器。 第四部(细菌生产),由川岛少将任部长。这个部下设两个分部,每一分部按照分工独立地进行各种细菌的生产。 总务部,起初由中留中佐为部长,后由太田大佐兼任。该部是七三一部队本部的综合部门,权力很大,它不仅负责整个部队的财务管理、生产计划、人事分配,而且更重要的是直接与宪兵队联络和接收作细菌试验的人。 训练教育部,起初由园田大佐任部长,后来由西中佐接任部长。这个部专门负责培训从事细菌研究、生产和使用细菌武器的专业人材。据资料记载,仅少年队员的培训就进行了四期。 资料供应部,由大谷少将任部长。这个部负责各种器材、设备的供应。 诊疗部,由永山大佐任部长。这个部负责对细菌传染的预防和日本人的疾病医疗事宜。 与各部平行的还有一个石井特别班,由石井四郎的家族人员亲自把持。石井四郎的二哥次男刚男负责"特别秘密监狱"的管理,石井四郎的三哥三男负责试验动物饲养的领导工作。[编辑本段]2.日本细菌部队概况 731部队是述日本细菌部队的代称。日本有七大细菌战部队,分别是: 在日本东京的陆军军医学校细菌武器研究室。 在哈尔滨的关东军659部队,其设于哈尔滨平房区的本部称731部队 在长春的关东军100部队 在北京的北支甲1855部队 设于南京的荣字1644部队 在广州的波字8604部队 在新加坡的冈字9420部队 陆军军医学校细菌武器研究室 设立于日本东京陆军军医学校,位于日本东京新宿,对外称防疫研究室。 关东军659部队 本部设于哈尔滨平房区,对外称关东军队防疫给水部,其本部称为731部队。 关东军100部队 本部设于长春的,对外称关东军兽疫预防部,下设2630部队等。负责人高桥隆犊兽医中将和松有次郎兽医少将。 北支甲1855部队 本部设在北京的天坛公园西门南侧的神乐署,原国民党中央防疫处,对外称华北派遣军防疫给水部,后称第151兵站医院。 1855部队部长初为黑江,后为菊池齐。1939年,西村英二继任。下设三个课: 第1课设于协和医学院,从事细菌(生物)战剂的研究 第2课设于天坛公园西门南侧,从事细菌生产。 (现地址为北京市天坛西门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 第3课设于北海旁北京图书馆西,为细菌武器研究所 此外,在济南、天津、太原、青岛、郑州、开封、郾城派驻支队等。 荣字1644部队 本部设于南京,对外称华东派遣军防疫给水部,在上海、南京、岳阳、荆门、宜昌等地派驻12个支队。 波字8604部队 本部设于广州, 对外称华南派遣军防疫给水部。 冈字9420部队 本部设于新加坡,对外称南方防疫给水部。 日本细菌部队在中国境内有五大部队,63个支队。 731部队行径只是大日本帝国陆军在占领满洲期间(从1931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45年)犯下的许多战争罪行之一,在这期间,1500万中国人,朝鲜人,菲律宾人,印度尼西亚人,缅甸人的平民,太平洋岛上居民和联军俘虏被杀害。[编辑本段]3. 731部队的形成 731部队的前身,是石井四郎于1932年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市郊的背阴河设立的东乡部队,该部队最早的开始进行了在日本国内无法进行的人体实验。 1932年, 石井四郎率部队修建中马城,在哈尔滨市郊的监狱。1935年的一次监狱暴动迫使石井关闭中马城. 石井到离哈尔滨更近的平房区重新设立一个新的设施。 673部队在黑河孙吴县建立细菌实验基地,包括动物饲养、制菌室等300间建筑。[编辑本段]4. 731部队的活动 活体解剖:一个代号为“马路大”的特别项目进行人体试验:受试验者从中国的住民中抓来,也被称为“原木” (丸太) 手榴弹试验:用人在不同的距离和位置进行手榴弹试验 冻伤试验:冻伤试验资料为北支那防疫给水部专业人员与驻蒙军团联合进行的一次野外冻伤试验的资料,题目为《极秘·驻蒙军冬季卫生研究成绩》,资料编成者为冬季卫生研究班,形成年代为昭和十六年三月(1941年3月)。 该资料是侵华日军细菌与毒气战研究所所长金成民,应日本横滨市立大学校长加藤佑三先生邀请,受平房区政府委派赴日讲学访问期间,多次单独或与日本友人一同赴东京神田等地的图书馆及资料馆查阅资料,在一资料室内,发现这部保存较好的资料。 火焰喷射器实验:731部队将试验者关在废弃装甲车内,用火焰喷射器烤之,以测验火焰喷射器威力.但这实验是毫无意义的,没有装甲车会呆在原地让你烤.纯粹是"娱乐"罢了 鼠疫实验:将鼠疫病毒注入试验者体内,观察其反应.这种方法也应用在了日本在边境抓住的苏联战俘身上. 开发落叶剂和细菌弹 其中最突出的"成果"是石井炸弹,美军后来在越南使用的菠萝弹也是该弹的改进型.石井炸弹为陶瓷外壳,内装携细菌的跳瘙.石井四郎还有一项发明是石井滤水器,以解决士兵在野外作战的污水处理为饮水的问题.算是731部队唯一有用处的发明了.[编辑本段]5. 731部队的成员 陆军中将石井四郎 陆军中佐内藤良一 医生北野政次 柄泽班篠冢良雄[编辑本段]6. 731部队的部和支队 731部队分为8个部和4个支队: 第一部: 在活体试验者身上研究淋巴腺鼠疫,霍乱,炭疽病,伤寒,肺结核。一个容纳300人左右人的监狱为这个目的建造起来。部长菊地齐军医少将。下设: 笠原班(病毒):研究滤过性病毒及当地风土病。班长笠原四郎军医大佐 田中班(昆虫):研究昆虫。班长田中英雄军医少佐 吉村班(冻伤):研究治疗冻伤的有效方法及航空医学。班长吉村寿人陆军技师 高桥班(鼠疫):研究鼠疫。班长高桥正彦军医少佐 江岛班(赤痢):研究赤痢及血清学。班长[[江岛真平]陆军技师。 太田班(炭疽):研究炭疽,班长太田澄军医大佐 凑 班(霍乱):研究霍乱。班长凑政雄陆军技师 冈本班(病理):研究病理、活体及死体解剖。班长冈本耕造陆军技师 石川班(病理):研究病理及制作人体组织标本。班长石川太刀雄丸陆军技师 内海班(血清):研究血清、开发疫苗及实行细菌战时当友军感染后对症疗法。 田部班(伤寒):研究伤寒。班长田部井和军医中佐 二木班(结核):研究结核菌。班长二木秀雄陆军技师 草味班(药理):研究药理、毒剂的化学结构。班长草味正夫药剂少佐 野口班(斑疹伤寒):研究斑疹伤寒。 肥之藤班(炭疽):研究炭疽,班长肥之藤信三。 碇班(炭疽):研究炭疽。班长碇常重 在田班(X光):研究X光等其他放射线。 特别班:负责特别秘密监狱的管理和实验动物的培养,负责人石井刚男和石井三男。 第二部: 研究生物武器的在战场上的使用,特别是在传播细菌和寄生虫的设备的研究方面。部长太田澄大佐。下设一个分部,下属一个航空班和在鞠家窑的安达特别实验场 八木泽班(植物菌):研究植物菌。班长八木沢行正陆军技师。 大田班(消毒):班长大田大佐。 第三部: 生产容纳生物战剂的炮弹,驻扎在哈尔滨。部长江口中佐,下设两个工厂,主要是陶瓷弹壳制造厂,用于生产“石井式”陶瓷细菌弹。还有一个运输班。 第四部: 生产各种生物战剂,部长川岛清少将。下设4课进行各证细菌的生产。 第1课 柄泽班:细菌制造 班长柄泽十三夫军医少佐 野口班:生产鼠疫菌和炭疽菌。班长野口圭一 第2课:研究干燥菌和疫苗。负责人三谷幸雄 第3课:研究干燥菌和疫苗。 第4课(疫苗) 植村班:生产瓦斯坏疽菌和炭疽菌。班长植村肇 有田班:生产斑疹伤寒及疫苗。班长有田正义军医少佐 朝比奈班:班长朝比奈正二郎陆军技师 第五部: 训练教育部,部长园田太郎大佐,后由西俊英军医中佐接任。负责培训从事细菌武器,细菌战的人才。 第六部: 装备部,部长大谷少将。 负责器材,设备的供应。 第七部: 诊疗部,部长永山大佐。负责细菌感染的预防和日本人的医疗。 第八部: 总务部,部长中留金藏中佐,后由太田澄军医大佐兼任。负责整个部队的财务管理、生产计划、人事分配,。 石井的细菌部队(659部队)除了平房本部(731部队)外,还有4个支队: 162部队(林口支队):设于林口县,支队长西俊英军医中佐,后由榊原秀夫军医少佐接任。 643部队(牡丹江或海林支队):设于海林镇,支队长尾上正男军医少佐。 673部队(孙吴支队):设于黑河市孙吴县,支队长西俊英军医中佐。 543部队(海拉尔支队):设于海拉尔市,支队长加藤恒则军医少佐。 319部队(大连细菌研究所):设于大连市,前身为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卫生研究所,1939年划归731部队 设施 对游者开放的建筑物中的一座731基地占地6平方公里,由150多幢建筑组成。设施经过很精心的设计,使得其很难被摧毁。 一些731的周边设施仍保存到现在,并开发给游客参观。 基地包括各种各样的生产设施。有约4,500个培养跳蚤的容器,6个巨大的制造各种化学制品的锅炉,以及约1,800容器用于生产生物战剂。几天内就可以成产出大约30克腺鼠疫。 数十吨的这些生物武器(以及一些化学武器)在整个战争期间被存放于中国东北的许多地方。解散后日本试图销毁每一个证据,无论如何这都不是成功现在依然还有许多证物遗留着。至今有时候对中国的平民还有伤害。特别是在2003年9月, 29名在黑龙江 一栋建筑物的工作人员无意地挖掘到了埋藏在地下超过有50年历史的化学武器的弹壳,因为这样他们就医了。 解散和二战的终结 当地的简介石井想要在太平洋冲突后的1944年5月使用化学武器, 但是他的企图由于计划不周和联盟国的干涉而多次被挫败。 当战争会很快结束变得明朗时,石井下令摧毁那些设备设施,并告诉他的部下“把秘密带进坟墓”。他的日本军队在战争的最后的日子里集合起来销毁他们进行人体试验的证据,包括毒杀400名在押的“马路大”并焚烧;还故意地放出所有感染瘟疫的动物。 美国相信这些研究数据是具有相当高的价值,因为联盟国从未进行过这种类型的人体试验。同时,美国不希望任何其他国,特别是苏联得到这些数据用于研究生物武器。 因此,作为获得这些数据的交换,美国不以战争罪起诉731部队的军官。 1949年12月,伯力城(哈巴罗夫斯克)战犯审判法庭对731部队的战犯进行了审判。 许多前731部队的成员都加入了日本医疗组织。Dr Katano Masaji领导了 日本最大的制药公司,绿十字。 其他成 员或领导医学院校,或为日本厚生省工作。 历史问题政治化 东京的731部队纪念物日本右翼民族主义历史学家否认731部队的行动,他们认为那是中国宣传机关的编造。同时左翼组织曾经出版731部队的历史,强调美国为了交换731部队的研究数据,刻意掩盖了731部队的史实。 731部队的历史和其他涉及731部队的许多二战主题(以及引起的争论被从许多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抹去了。 有些人认为这恰恰表明了历史修正主义是现代日本的主流思想的一部分, 进而说明日本还没有承担过去所犯下的罪行的全部责任。 1997年,180名中国人,731部队的受害者或其家属,对日本政府提出诉讼,要求全面披露731部队事实,道歉并予以赔偿。2002年8月,东京地方法院承认731部队的存在以及所进行的生物战的行为,但是裁决所有的赔偿问题已经在1972年9月29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中解决。 200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日本帝国政府解密法案对大部分机密的美国政府关于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犯下的战争罪行和战争犯的档案进行解密。 2003年,这一工作将由纳粹战争罪行和日本帝国政府档案跨部门工作组(IWG)完成 文化上的描述和展现 1981年,日本作者森村诚一出版了《恶魔的盛宴》一书 (悪魔の饱食) 。这部纪实文学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侵略中国东北时,以中国人为生物实验对象来试验细菌生化武器。作品在《赤旗报》上连载,引起轰动,出书300万册一销而空。 2008年3月,《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全三集,已由学苑出版社出版,并将免费赠送给学校图书馆、各抗日战争遗址、纪念馆和有关机构,以期记住历史,不让历史重演。 中国影片黑太阳731是一个表现了日本在中国犯了严重的罪行的重要影片。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石井四郎用其残杀万余人类生命得来的细菌杀人方法的资料数据和美国总统杜鲁门进行阴谋交易,逃避了战争法庭的审判和人类良知与道义的责任。日帝国主义侵占东北,设在哈尔滨东南的进行细菌试验、研究和制造细菌武器的秘密部队-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以掩人耳目。这支部队由关东军司令官直接管辖,石井四郎主持,以活人为试验对象,有些重大问题直接听命于日本大本营参谋本部的指令。 731部队在林口、牡丹江、孙吴和海拉尔设有4个支队,在安达设有试验场,人数最多时达到3000人左右,也从事细菌炸弹外壳的生产.抓捕的中国人作为试验的材料--将以所谓“反满抗日”罪名逮捕的中国人由宪兵队直接送往731部队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细菌试验。 电影《黑太阳“七三一”》中的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进行的就是冻伤实验. 731部队将实验用的活人统称为“原木”,意即可裁割的整体材料。“原木”均由倭国宪兵队“特殊运输”,每年约五六百人,包括中国抗日志士、无辜百姓及苏联人、朝鲜人。1937~1945年,仅731部队用于细菌试验惨死的有4000余人. 从1940年起,731部队曾连续多次在中国抗日战场对中国军队和和平居民施行细菌战.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以后,石井四郎被招回日本,接受日军参谋本部的紧急指示---石井四郎说:"一切扩大细菌武器生产的办法之所以必须施行,是因国国际形势已发生变化,德对苏战争已开始,以及因为关东军已实施反苏军事措施准备的'关特演'计划(即一九四一年夏季关东军计划进攻苏联的特别演习),所以我们的军队应当充分具有足够的细菌武器,以便在必要时去反对苏联".日本军人所谓的“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在某种意义上正说明了这一点。 731部队在进行细菌研究的同时,也频繁的进行各种野外训练,包括毒瓦斯使用方法训练、滤水器使用方法训练等。731部队积极参予了诺门罕战争,并在战场上使用细菌武器。我国的常德宁波金华等地也有其罪恶痕迹。 1945年,中国人民,打败了日本侵略者。731部队唯恐暴露其细菌武器杀人的秘密,将在押人员全部杀害。并将无法携带的罪证全部销毁,并炸毁了主要设施。将细菌战的主要设备和资料偷运回国,杀戮了最后一批用作实验的人员. 败逃时,将大量染有鼠疫菌的鼠放出,造成了平房地区1946年的大面积鼠疫流行。 731部队的主要战争罪犯在伯林军事法庭上以及沈阳审判中,不得不低头认罪,供认了731部队的丑恶罪行。 侵华日军731部队活体试验受害者证人首次被发现.目前发现的这些证人所介绍的情况,与关东宪兵队特别移送档案中日军所记载的涉及两名受害者的情况基本吻合。可以认定,他们是首次发现的活体试验受害者证人。 一本侵华日军细菌研究的书籍在哈尔滨市被发现。经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辛培林考证,这本由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编写的《关于满洲的急性传染病》,是侵华日军在中国东北地区经过大量调研及实验后写成的,也是他们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研究的又一罪证。 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索赔案---迟迟不能够胜诉!中国境内现在埋藏的细菌在底下究竟还有多少处?这些遗留问题---距离真正解决的日子还很遥远.日本官房长官说:"作为日本政府来说,这是一个很严厉的问题。司法判断存在分歧,还有很多历史因素。”

影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