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动作片 《萨达克2》

萨达克27.0

类型:动作片 动作  印度  2020 

主演:阿莉雅·布哈特 桑杰·达特 阿迪亚·罗伊·卡普尔 普嘉·巴哈特 古山· 

导演:马赫什·巴特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剧情简介

《萨达克2》 - 萨达克2 (2020)影片接续了萨达克的故事,围绕着与少女阿雅的旅程展开,而这位少女成为了男一号拉维生命中的重要角色,也是他活着的原因……感觉本片触动了某团体的神经,发动了大批神棍把此片的IMDb分数刷为最低分1.0!

库萨达斯艾可克拉阿达库尔酒店-全包式怎么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酒店位置住在艾可克拉阿达库尔酒店 全包式,您可以享受库萨达斯核心区的便利,可方便到达Kusadasi Marina和库萨达斯海滩。 该全包度假村紧邻Tusan Beach及Dilek Milli Parki。客房有 329 间空调客房提供迷你吧;您定能在旅途中找到家的舒适。所提供的卫星电视可满足您的娱乐需求。配备浴缸的私人浴室提供免费洗浴用品和吹风机。便利设施包括电话,以及保险箱和免费瓶装水。设施您可在2 个室外游泳池中放松一下,或者享受夜总会和滑水道等其他度假设施。此度假村的其他特色包括免费无线上网专人监督儿童看护活动和游乐厅游戏室。餐饮此度假村是全包酒店。房费中包括了酒店内餐厅的正餐和饮料。一些餐厅特殊晚宴饮料及其他服务可能需要额外收费。您可以选择这家度假村的 3 间餐厅,随便吃一点;也可以呆在房间里,享受24 小时客房送餐服务。欢迎光临池畔酒吧,喝一杯,放松一下;此外还有 2 间酒吧酒廊供您选择。商务及其他服务设施特色服务设施包括商务中心快速入住和快速退房。计划在库萨达斯举办活动?这家度假村拥有 1610 平方米17330 平方英尺的空间,包括会议场地和会议室。酒店提供免费代客停车。飞猪上还可以查看更多有关于艾可克拉阿达库尔酒店-全包式的介绍和玩法还有周边的景点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的为政举措

共和政体 为了将土耳其改造成一个现代化国家,凯末尔必须首先破除土耳其的封建神权制度,由于这种制度在土耳其有久远的传统,要废除它,必然会有强大的阻力,不仅遭到大地主、大官僚买办和伊斯兰上层的强烈反对,而且凯末尔的主要助手中也有不少人持反对态度。在这个问题上,凯末尔减少阻力,他分两步走,先废除苏丹制度,再废除哈里发制度。1922年11月1日,大国民议会经过激烈辩论后通过废除苏丹制决议。苏丹制的废除取消了苏丹的世俗政权,而仅仅保留其宗教领袖哈里发的地位。16日,议会通过决议,以叛国罪将苏丹及其主要大臣交付法庭审判。土耳其最后一个苏丹穆罕默德六世于17日乘英国军舰逃亡国外。大国民议会选举穆罕默德六世的堂弟阿布杜勒·麦志德为新的哈里发。1923年8月,第二届大国民议会开幕,凯末尔再次当选大国民议会主席。1923年10月6日,土军进入伊斯坦布尔,大国民议会于10月13日通过一项法律,宣布安卡拉为土耳其首都,避免了新政府受到伊斯坦布尔的苏丹制度拥护者威胁。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宣布为共和国,凯末尔被大国民议会选为共和国第一任总统。1924年3月,大国民议会通过了废除哈里发制的决议。土耳其最后一代哈里发阿布杜勒·麦志德被驱逐出境。土耳其从一个封建神权的君主专制国家变成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1924年4月,大国民议会通过了土耳其共和国宪法。1928年又从宪法中删去了伊斯兰教为土耳其国教的条文。这不仅有效地防止了旧势力的卷土重来,而且为凯末尔执政期间土耳其的一系列改革创造了条件。 凯末尔主义 1927年,凯末尔总结了治党、治国的经验之后,提出了共和、民族、世俗、平民四大主张。1931年4月,凯末尔提出了六项(增加国家主义、革命主义)被称为根本意义的原则,5月10日,土耳其人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根据凯末尔提出的六项原则制定了党章、党徽,把六项原则称为“六箭头”,1937年2月,将六项原则归纳和升华为六大主义,并写进了新宪法第二条。这六大主义一直是土耳其政府制定政策的理论依据和指导思想,是土耳其共和国官方的政治意识形态。 凯末尔主义包括以下六大主义: 共和主义:反对君主专制主义,坚持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国体原则; 民族主义:保卫土耳其的领土完整、民族独立和国际上应有的地位的原则; 平民主义:公民主权,即国家权力属于全体公民和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 国家主义:以国营经济为基础、同时鼓励私人工商业和坚持经济独立自主的发展民族资本主义的原则; 世俗主义:反对伊斯兰封建神权势力干预国家政权、法律、教育和社会生活的原则; 改革主义:反对满足现状、盲目保守和听天由命的思想,体现坚持不懈进行社会经济改革的原则。 凯末尔主义奠定了土耳其政治现代化的指导方针,所以说凯末尔本人奠定了土耳其政治现代化的基础并不为过。   民族政策 凯末尔主义是现代土耳其民族国家的立国基础。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共和国缔造者、第一任总统凯末尔正式宣布,土耳其民族主义放弃泛突厥主义的幻想,建立以安纳托利亚高原为核心、主体位于小亚细亚包括伊斯坦布尔及其周围一小块欧洲领土在内的新型民族国家。人们通常以此作为凯末尔主义与泛突厥主义彻底断绝关系的标志。1927年10月,凯末尔在议会发表了著名“讲话”,详细阐述凯末尔主义的思想内涵及其要点,进一步明确了对泛突厥主义的态度:“我既不支持所有穆斯林民族实现联盟,也不支持所有突厥民族的联盟。在座的每位有权保留自己的看法,但政府必须保持固定的政策,以事实为根据 ,采用一种观点,坚持一种思想,保证本民族在自然疆域之内的独立与生存。任何感情与幻想都不能影响我们的政策。”这次讲话明确指出凯末尔主义与泛突厥主义的主要不同点,即:凯末尔主义把土耳其的民族认同和政治认同严格限定在共和国现有疆界之内,否认泛突厥主义的民族观和国家观。 1918年10月14日,奥斯曼帝国的大维奇尔(相当于总理或首相)艾锡代表奥斯曼处理有关停火谈判的磋商。10月30日,《穆德洛斯停战协定》被签订,协约国开始实施之前已经秘密协议的瓜分奥斯曼帝国。由于奥斯曼的首都已被英军控制,苏丹政府此时已无力拒绝协约国的要求。1920年8月4日,新成立的苏维埃俄国政府对凯末尔政府表达了希望土耳其成为其共产主义盟友的意图,凯末尔回答说”这个问题要等到土耳其独立之后再谈“,并允诺割让纳希切万和巴统,以此争取到的俄国的支持,随后获得了苏俄的资金及武器支持。之后的一年里,获得了武器及资金支持的凯末尔成功将土耳其国内的民族主义武装联合起来,先后驱逐了法国、英国、意大利、亚美尼亚、希腊等国的军队,随后英法等列强考虑到国际形势以及增加驻军会对国内政治产生的巨大影响,决定不再向土耳其派遣军队,法国、意大利及英国邀请凯末尔到威尼斯商讨停火,手中有了谈判筹码的凯末尔执意要求在穆丹雅举行会谈。(有关土耳其独立战争细节参考词条“土耳其独立战争”)1922年10月3日,位于马尔马拉海的旅游胜地穆丹雅举行停战协定的和谈。土耳其西部的军事司令伊斯麦特·伊诺努代表土耳其出席。这次会谈与《穆德洛斯停战协定》大不相同,英国和希腊在这一次处于被动一方,希腊则代表协约国进行会谈。伊斯麦特向英国所作的唯一让步是承诺土耳其不会进犯达达尼尔海峡,让英军可以保有一个安全的港口。最终英国同意安卡拉政府的提议。穆丹雅停战协定于1922年10月11日被签署,在1922年10月15日正式实施。1922年11月1日,大国民议会投票决定废除奥斯曼苏丹统治权。1922年11月17日,最后一任苏丹乘坐英国战船离开土耳其,前往马尔他,这是奥斯曼帝国最后一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1922年11月,协约国及凯末尔的安卡拉大国民议会政府在瑞士洛桑举行会议,商讨以另一个条约来取缔《色佛尔条约》。大国民议会以伊斯麦特·伊诺努等人为代表。会议长达十一周,土耳其同意开放达达尼尔海峡。法国代表却因未能达到目的而拒绝谈判,土耳其亦因此而拒绝签署。1923年2月,洛桑会议一度因土耳其人抗议而被迫中断。4月重新开始会谈,7月24日,会议最终达成共识,签订《洛桑条约》,条约承认土耳其共和国接替奥斯曼帝国成为主权国家。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国宣布成立,首都是安卡拉。阿塔土克获选为首任总统,组成新政府,他委任费夫齐·恰克马克、卡辛·奥扎拉普及伊斯麦特·伊诺努出任重要职位,协助他进行改革。凯末尔领导土耳其民族进行的独立战争最终获得了胜利。 民族经济 共和国建立后的头几年,土耳其处于经济恢复和重建时期。外国资本在经济领域中还占有优势。为了摆脱对外国的依赖,凯末尔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鼓励民族私人资本主义和限制外资的政策,如颁布保护税则,降低运输价格等等。这种做法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土耳其的民族资本势单力薄,国内的民族工业基础薄弱,这一时期民族工业发展缓慢,加上1929年开始的世界经济危机对土耳其经济的冲击,使凯末尔下决心实行经济改革,推行以“国际主义”为指导的经济政策,即由共和国统一管理国民经济计划和经济建设,国家直接在工业、交通运输、银行等方面投资经营。1934年,土耳其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由国家直接投资兴办一系列企业。以“国家主义”为指导思想的经济政策,促进了土耳其民族工业的发展。它不仅使土耳其比较顺利地渡过了1929~1933年世界性经济危机的冲击,而且为建立独立自主的民族工业奠定了基础。1924年到1939年,土耳其修筑了近4 000公里的铁路,全国铁路总长达到6 950公里。土耳其政府又不断从外国承租者手中赎回租让企业,到1939年,几乎所有的铁路、码头、船坞、煤矿和城市公用事业都转入土耳其政府手中。 农业方面 在凯末尔执政时期,土耳其在农业方面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如废除奥斯曼帝国的土地法,宣布土地归耕种者所有,向农民分配国有土地和无主土地;废除封建的什一税;建立农业信贷体系,以减少高利贷剥削等等。这些改革促进了农业的发展。为适应社会现代化的需要,在政治、经济等领域进行改革的同时,凯末尔政府还在文化教育、社会习俗等方面进行了许多改革。 宗教世俗化 1924年3月,凯末尔废除了源自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后人的哈里发制度,将奥斯曼王室成员全部驱逐出境,并进行政治改革。他废除了历史悠久的伊斯兰教长(Shaykh al Islam)制、撤消沙里亚(Seriat)(即伊斯兰法)、停办独立的宗教学校和经院、关闭宗教法庭(特别沙里亚法庭)以及废除被奉为神圣法典的沙里亚法、制订和采用依据西欧国家法律为摹本的新民法等等,从而为土耳其的世俗化扫清了障碍,这使得保守的伊斯兰教徒认为他是伊斯兰信仰的背叛者。 服饰革命 凯末尔利用1925年大国民议会授与政府的特别权力,以激烈的手段完成了颇具象征意义的土耳其服饰革命。他颁布命令,强制所有政府人员必须穿戴西装与礼帽,同时颁布一项禁令,禁止非神职人员穿着宗教袍服或宗教徽记;11月25日,又颁布新的法律,强制所有男子必须戴礼帽,凡戴土耳其帽者将依律治罪。他带头脱下军服,换上西服,以为国民表率。 解放妇女 凯末尔推动了一系列提高土耳其妇女地位的改革。包括在法律中明文强制不准妇女在学校戴面纱(现已废除)、废除一夫多妻、确立离婚制度、保障妇女在教育、就业、参政以及财产继承等方面的权利。1934年修改宪法,妇女21岁拥有选举权,30岁则拥有被选举权,这项举措甚至比许多欧洲国家更早,如法国和瑞士。 文字改革 1928年5月24日,大国民议会立法通过以“国际”拉丁字母取代以前使用的阿拉伯字母。8月9日,在共和人民党举行的一个有党的许多重要人物参加的游园会上,凯末尔宣布实行文字改革。他号召“把这件事(指推广新字母)看成是一种爱国行为和国民义务”,要求土耳其人民把“自己从多少世纪以来像铁箍似的束缚着我们思想的那些令人无法理解的符号中解放出来”。而只有这样,土耳其民族才能“以它的文字和它的思想,表明自己在文明世界中的地位”。他前往全国各地,亲自教人们学习新字母。11月3日,大国民议会通过一项立法,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确定了土耳其新字母,并规定翌年起不再公开使用旧的阿拉伯字母。凯末尔声称,与阿拉伯字母相比,新字母清楚、简洁又适合土耳其语发音,在土耳其提高成人识字率及发展文教事业方面产生了显著的效果。但是,实际上新的拉丁土耳其字母,合并了几个不同的音,k和q不分,é和e不分,h和x不分,反而产生了新的混淆。如其实行的一切变革一样,凯末尔将这一切都视为政治行动,是他改造土耳其国家和社会的一部分,其目的就是要削弱与割裂同奥斯曼帝国历史和伊斯兰的联系。凯末尔从另一方面否定了伊斯兰文化的本体特征,反过来强调了突厥史和前安纳托利亚历史的重要性。 在对外关系方面土耳其共和国实行和平中立与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凯末尔继续发展与苏联的友好关系,1925年与苏联签订《土苏友好中立条约》;改善与加强同邻国(阿富汗、伊朗等国)的关系。1930年与希腊签订友好条约,1933年签订边界保证条约。凯末尔政府促进了两个区域性和平条约的缔结。第一个是与南斯拉夫、希腊、罗马尼亚等国签订的《巴尔干条约》;第二个是与伊拉克、伊朗、阿富汗四国组成的《萨达巴特条约》集团。土耳其还改善了与西方国家法、意、英等国的关系。1936年7月20日,在瑞士的蒙特洛,土耳其与英、法、苏、希等有关国家通过了新的海峡制度公约,即《蒙特洛公约》,将海峡管理权从“国际委员会”手中收回。公约规定,土耳其共和国可以在海峡两岸设防,并进行管理。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