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联合国会议文件 走进中国 English
  首页 > 中国与联合国
常驻团代表刘结一大使在联合国应对埃博拉疫情特派团经验教训总结高级别圆桌会上的发言

2015/10/15
 

  尊敬的联合国大会主席吕克托夫特先生、秘书长办公室主任马科拉女士、各位同事:

  首先,感谢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和国际和平学院共同举办此次高级别圆桌会。2014年4月以来发生的西非埃博拉疫情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造成危害大,累计超过1.13万人死亡、2.84万人感染,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规模公共卫生危机。在形势最危急的时刻,联合国建立应对埃博拉疫情特派团,积极协调联合国机构及国际非政府组织等参与抗击疫情,为疫区国家战胜埃博拉疫情作出了重要贡献。中方对此高度赞赏。

  一、在国际社会团结应对埃博拉疫情的过程中,中国政府积极响应疫区三国和联合国方面的呼吁,先后向13个非洲国家及有关国际机构提供了4轮总价值7.5亿元人民币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包括派遣1200人次医护人员和公共卫生专家,培训1.3万名当地医护人员,援建塞拉利昂生物安全实验室和利比里亚诊疗中心,提供1200吨防护物资和5500吨粮食等。中方援助主要呈现以下五个特点:一是反应迅速,履行援助承诺快。疫区收到的第一批外国援助就是来自中国。中国使用包机运送援助物资,从宣布援助到落实援助时间最短。二是针对性强。中方根据疫情发展及时调整援助重点,每批次提供的援助都是疫区国家最需要、最实用的。三是面向基层、以人为本。中方援建的埃博拉诊疗中心等主要服务于当地民众,中国公共卫生专家经常深入边远地区培训当地医护人员。四是立足长远,注重帮助疫区国家加强能力建设和疫后复苏。五是与疫区国家保持密切协调,维护其主导地位。

  二、今天的会议重点是评估联埃团的表现,并讨论将来的改进建议。总体而言,联埃团开创了为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组建并部署联合国特派团的先河,对今后国际社会应对大规模公共卫生危机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是一次成功的探索。中方认为,联埃团的表现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尤其值得今后借鉴的经验有以下几点:

  一是法理基础独特、雄厚。联埃团是根据安理会2177号决议和联合国大会69/1号决议成立,既保证了联埃团的权威性,又确保其工作能得到会员国的广泛支持。

  二是有明确的战略和时间表。联埃团建立伊始就制定了“阻止疫情爆发、治疗感染病患、保障重要服务、维持社会稳定、防止跨境蔓延”的战略(Stopping the outbreak, Treating the infected, Ensuring essential services, Preserving stability and Preventing outbreaks in non-affected countries,STEPP),并设定70-70-60目标和清晰的时间表(该目标旨在自2014年10月初至12月1日的60天内使70%的病例得到隔离和治疗,并使70%的死者得到安全埋葬),此后并根据形势变化及时更新,为开展抗疫工作指明了方向。

  三是对联合国系统各个机构进行了密切、高效的协调。联埃团创立了加纳总部与三个驻疫区国家办事处密切协作的独特运转结构。联埃团有效整合联合国系统资源,确保统一领导、统一目标、统一行动。在联埃团统一协调下,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粮食计划署、人口基金、儿基会等联合国系统机构和无国界医生、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等非政府组织,根据各个机构的专长,合理分配任务,形成抗疫合力。

  四是有完善的配套筹资和政治动员机制。联合国专门设立了应对埃博拉疫情多方信托基金,确保特派团的核心和紧急任务有充足的资金支持。秘书长埃博拉问题特使不懈动员各国积极参加抗疫行动,每周主持召开全球应对埃博拉联盟会议,通报疫情最新进展,协调下步行动。这些为联埃团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政治支撑和资金保障。

  五是反应迅速灵活。在联大去年9月19日通过69/1号决议后,联埃团先遣队于22日即抵达西非,联埃团总部于29日在加纳开始运转,仅用时10天。在抗击疫情过程中,联埃团能够根据疫情和季节变化,及时调整抗疫重点、人员部署、物资分配,提高了抗疫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同时,我们应该看到,联埃团的成立无先例可循,是一个全新的事物,难免存在不足,这为改进工作提供了重要启示。中方愿提出以下改进建议:

  一是建立联埃团的时间应该更早一些。联埃团成立之时,疫情已在西非大规模传播,对当地经济社会已造成巨大危害。国际社会如能更早地对疫情作出反应,更早地建立联埃团等机制,就能更加有效、快速地遏制疫情蔓延,挽救更多无辜的生命,最大程度减少损失。可以考虑应急程序标准化,一有需要可立即启动、投入行动。

  二是与疫区国家和地区组织的协调应进一步加强,更加充分地发挥他们的作用。疫区国家政府和民众是抗击疫情的关键力量,也是联埃团工作的基础。联埃团应进一步加强与疫区国家的协商,充分发挥当地政府和民众的主导作用,让他们真正坐在“驾驶席”上,并提高当地社区的参与和理解。同时,也应与非盟、西非经济共同体等地区组织加强协调。

  三是应采取措施,让基层民众更多受益于国际援助。联埃团应推动有关捐助国加快兑现援助承诺,确保物资和资金第一时间落地,并改进交付方式,减少中间环节,协助将援助物资和资金直达当地政府和民众。

  四是应改进疫情信息和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共享。疫区信息通讯基础设施落后,疫情更新时常出现滞后或偏差。联埃团应加大投入,更多使用先进信息技术,改进数据收集、分析和共享机制,确保各国政府卫生部门及时掌握最新疫情。

  五是应重视帮助疫区国家加强能力建设。此次联埃团主要围绕控制和消除疫情开展工作,并在疫情基本结束后解散。其职能设置应兼顾抗疫和复苏,在抗疫的过程中注重帮助疫区国家加强卫生人员培训,建设基础设施,恢复和完善当地卫生医疗体系,并建立早期预警机制。

  总的来看,成立联埃团是在特殊、紧急情况下采取的超常规手段,不应成为常态化的做法。关键还是要改进和完善世界卫生组织等现有联合国机制,确保将来发生类似大规模公共卫生危机的时候,联合国系统能够及时应对和处理。当然,如有需要,仍然可以参照联埃团模式,由联合国派出紧急特派团,并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三、应对大规模卫生危机要放在国际发展的大背景下去考虑。9月下旬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为各国发展指引了方向,为未来15年国际发展合作勾画了蓝图。其中目标三明确设定,在2030年之前阻止所有传染性疾病的传播,并要求加强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在应对公共卫生危机方面的能力建设。要实现这一目标,非洲等发展中国家任重道远。国际社会应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帮助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各项目标,包括加强卫生、教育、交通、饮用水等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和完善卫生体系,提高应急响应能力等。

  中国和非洲是命运共同体和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的好兄弟、好朋友、好伙伴。习近平主席在9月联合国系列峰会上宣布了一系列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举措。我们将积极加以落实。今年12月,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将在南非召开,习近平主席将出席峰会。中方将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充分发挥中非政治互信和经济互补两大优势,着力加强在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医疗卫生、人文交流、和平安全五大重点领域与非洲的互利合作,为帮助非洲国家早日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作出更大贡献。

  谢谢各位。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